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國   西藏社會科學院.中國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頁->經濟研究->宏觀經濟->內容

制度創新進一步解放和發展農村生產力

日期:2011年09月23日12:15 點擊數:

近期,我院黨委書記、副研究員孫勇作為負責人的2008年國家社科基金重大特別委托項目子課題“西藏當代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制度供給研究”順利結項,就此課題的研究在西藏“三農”工作中的意義、作用、今后“三農”工作中如何搞好制度化建設等問題,院門戶網站通訊員張佳麗采訪了課題組成員徐伍達助理研究員。

    首先,我院國家社科基金重大特別委托項目子課題《西藏當代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制度供給研究》順利結項,并鑒定等級為“良好”,您作為該項目組成員之一,向您表示祝賀。

    問一:作為課題組成員之一,您認為《西藏當代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制度供給研究》對研究西藏經濟有什么意義?

    答:《西藏當代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制度供給研究》是2008年國家社科基金重大特別委托項目子課題,在課題組負責人——院黨委書記、副研究員孫勇的帶領下,我們幾個青年科研人員有幸參與課題的研究。在課題的研究過程中,課題組多次召開討論會,對研究重點進行全面的剖析,每個課題組成員充分領會課題組負責人的意圖。課題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順利通過了結項。

    在我們開始這項研究之前,國內尚未有人系統研究過西藏的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制度供給問題。因西藏經濟在總體上較為落后和弱小,探討經濟社會發展問題的領域顯得很窄,實證研究不足,理論研究不夠,學術性也不強。所以,研究西藏經濟社會的制度供給與變遷專題研究在國內沒有同類課題可比較。本課題試把制度作為一個重要變量,引入對西藏經濟社會發展問題的分析,用發展經濟學與制度經濟學的分析方法進行研究。西藏的制度供給源于制度需求,在一般情況下制度供給不足是需求不足的表現,但在特殊區域需要制度供給創造制度需求,這是西藏當代經濟社會制度變遷的基本特征。隨著發展階段和環境的變化,制度應當適時地做出調整,即不斷地進行制度創新。運用這一理論模式來觀察以及協調西藏制度供給工作,對于強化政府主導型的西藏制度供給方式,具有重要的理論意義。通過本課題的系統研究,客觀評價西藏經濟社會的發展水平,從理論研究與經驗證據兩個層面來研究西藏經濟社會發展現狀,可以為有關部門制定相關政策提供參考依據。因而,我們的這項研究的選題具有很強的現實意義,研究結果也將產生現實作用。

    問二:在西藏“三農”工作中,您認為制度供給有什么作用?

    答:西藏農村經濟建設60年的成就,應當歸功于西藏的和平解放,尤其歸功于肇始于推翻封建農奴制的民主改革所釋放的農牧區生產力的巨大能量,歸功于改革開放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西藏農村經濟發展軌跡中,農村經濟制度供給(即制度創新)是主要動力,圍繞農牧區基本經營制度這條主線,土地、資本、人力、科技等生產要素隨農牧區制度變遷的誘致性與強制性背離與相容,從而構成一條波折向上的曲線。

    一是穩定發展時期的農牧民個體所有制。這場以政府主導的強制性制度變遷,建立起了農牧民個體所有制的農業基本制度,改變了舊西藏土地、牲畜占有極不合理的狀況,使勞動者與土地、牲畜等生產要素相結合,既有利于穩定當時農牧區秩序,又改變了民主改革前的制度非均衡狀態,極大地解放了長期被封建農奴制束縛的農牧區生產力,激發了廣大農牧民的生產積極性。

    二是集體所有制下的集體經營制度。面對初始環境約束下的西藏發展戰略的選擇,通過社會主義改造來完成社會主義革命,農村經濟制度變遷是依靠國家權力而進行的一場強制性制度變遷,選擇人民公社、農產品統購統銷等制度設計。在農牧區的強制性制度供給偏離了初衷,“處于徘徊中前進的局面”束縛了農牧區生產力發展,導致農牧業生產率低下、農牧民生活貧困、農產品供給長期不足、大量勞動力滯留農牧區、產業結構失調,整個農牧區經濟相對發展緩慢制約了國民經濟發展,最終導致制度變遷失效。

    三是改革開放以來西藏農村經濟制度的變遷。改革開放以來,在全國農村改革大氣候的影響下,西藏著重考慮調整農牧區生產關系以適應生產力發展的問題,對農牧區進行了自下而上、自上而下相結合的多方位的改革。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鄉鎮企業、農民工等一系列農村經濟制度誘致性變遷沖擊著舊有的二元經濟社會體制結構,農牧區經濟制度創新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和強制性推進,大大加快了西藏農牧區改革進程。既導致人民公社解體,又維護了農牧民對土地、牲畜等生產資料使用受益權,逐步建立起農牧區市場體系。

    問三:在今后“三農”工作中,如何搞好制度化建設?

    答:基于對西藏農村經濟發展階段性的總體判斷,農村經濟發展關鍵在兩個方面:一是以農業科技進步推動現代農業發展,二是以制度創新聚集要素資源,推進農牧區生產力進一步發展。主要包括農村土地使用物權保障基礎上的流轉、農業產業化及農牧民專業合作等農村基本經營制度的完善和創新;以財政與金融制度創新為農村發展提供資金支持;以農民工流動為契機開發農村人力資源。

    同時,以制度創新進一步解放和發展農村生產力。制度性改革實質是一種利益調整,改革中必須切實保障農牧民權益,關鍵要尊重農牧民意愿,著力解決農牧民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這就需要時刻關注農牧民在利益訴求下的初始制度創新——這是農牧民意愿的最好表達方式,并在總結實踐、理論提高的基礎上加快與政府意志的耦合,從而實現制度的強制性供給與自發誘致性創新的相容結合。
(責任編輯:瓊華、蘇榮春)

最新更新

熱點排行

最新圖書

kk午夜大片免费,香港三级台湾三级在线播放,伦理影院